【2012年3月】林书豪的快乐哲学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5-08-07   浏览次数:0

参照物很多,但上帝只有一个

    当你成名之后,人们津津乐道的比较分析也许会成为最大的阴影。扎克伯格常常被拿来同比尔盖茨比较,科比最近才获得超越乔丹的赞誉,席卷全球的林疯狂也一样,至今为止,李小龙、纳什、姚明、易建联,甚至是iPhone,人们从不同的角度,以各种不同的声音告诉林书豪“你是谁的翻版”“你应当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超越了什么人”,甚至是他的人生境遇,如那个恶搞的段子所言:“台湾制造,美国产权,大陆热捧。”
    很多人都乐意分析为什么中国本土不能有林书豪,正如乔布斯去世时大家也有类似一问,想必将来还会出现李书豪张书豪,我们要问的问题太多了,我们在为中国的成功找各种美国式的参照物。因此,我们对这个问题本身的纠结正是这个问题的缘起,反复的追问只是一个无解的循环。即使中国有再大的动量而没有自身信仰的基点,只是以个人崇拜的热情试图向各个方向突破,那么这点能量也只能在各个方向的抵消下消耗殆尽。
    “我打球的动机是要追求‘永恒的快乐’,不是输赢这样短暂的快乐。想明白了一点,我的心灵就得到了一种神奇的安宁。”为什么黑格尔在否定了传统意义上的上帝后又创造了属于他的“绝对精神”,因为人是不能失去信仰的。林书豪显然深谙这一道理:参照物可以有很多,但上帝只有一个,我们的信仰也许不宜具象为这么绝对的东西,但也不能是一个不能确定的参考系。否则,永远只被短暂的得失蒙住双眼,心灵总处在忐忑与不安中。未达到高点时为这种不安所折磨,在比较中不断地贬低自己;一旦爬上神坛就将曾经的信仰踩在脚下,不幸地跌落以后,连可以仰望的东西都没有,最终与尘埃为伍。

洪水过后,一片橄榄叶就足以安抚众生

    我仍然没有放弃“一”这个概念,因为在盛行“多”的这个社会,这个笔画最为简单的字代表着多么澄澈的智慧。从《圣经》中第一个打动我的片段开始:洪水过后,诺亚放出一只鸽子,最终这奇妙的鸟儿衔回一片橄榄叶,它的生命气息透露了这个世界的新生。很美,只是一片叶子,当时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灵都从中获得了所谓“神奇的安宁”。
    开始理解林书豪的意思了吗?“洪水灭世”这一泛滥既是清澈的洗涤,也是恐怖的屠杀,几乎涵盖了东西方对水的共同理解,在此援引李小龙的一段话作解:“水可以放入碗中成为碗的形状.放入杯中成为杯的形状,当它静止时是如此地澄清,而一旦它汹涌咆哮时它又变得那样的浑浊而具毁灭性。”很抱歉我拿出了他的一个参照物,但之所以参照不是去讨论浅显的人生道路的相似,而是要倾听二者思想上的共鸣。如水的流动,是融入汇兑不是相互抗争,既能够毁灭也能够创造出橄榄叶这样美好的东西,它的暴虐能让所有人感受到可怕的力量,它的宁静又能让人沉寂:林身上所体现的类似东方式的谦逊和西方清教徒式的虔诚,其实是水的力量,试看姚明的评价:“……他的态度是平和的,但他的身上充满着力量。这种力量并不是某种暴力或者有侵略性的力量,而是更像水的一种平静安宁之力。永远都不要低估他身上的力量。”在平和中缓慢地释放,才不会有心灵的大起大落,即不安、烦恼、苦痛的根源,因此,也永远不要低估快乐的力量。

文/胡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