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现实主义是财大的主旋律吗?我们缺失了什么?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5-12-01   浏览次数:4
06级信用管理 何璇题记:作为一名大四的学生,我对母校财大有着无以言表的深厚感情,但总觉得校园里的主旋律除了青春、除了奋斗,最最鲜明的就是“现实主义”,相信每个财大人都有深刻的感触。我们的学校,好像缺少了一种理想和浪漫主义色彩,少了一点活力。所以,我一直没有停止思索:我们缺失了什么?一、无用知识的有用性人们反复说:我们生活在一个物质时代,在这个时代,人们更关注的是物质利益的分配和世俗机会,我们国家在社会主义建设的进程中、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我们需要从事更多的社会、经济问题的研究。这种说法有道理,但我们是否想过,如果我们生活在一个完全只讲求“有用之物”的社会中,而没有任何其他可赋予我们精神上重要性的“无用之物”,那我们所谓“有用之物”的概念是否变得过于狭窄,以至无法适应精神上的变幻莫测,我们也就失去了用丰富的精神力量即创造力去改造这个世界,去发明和完善那些“有用之物”的能力。若没有麦克斯韦纯数学的理论推导,马可尼就不可能发明无线电收音机;爱因斯坦认为他的相对论研究成果离不开莫扎特音乐提供的灵感。30年代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校长Abraham Flexner教授在《无用知识的有用性》一文中所述:“学术机构应该致力于培养好奇心,它们因考虑立竿见影的应用而发生偏移越少,它们对人类福利和满足智力兴趣的贡献会越大。这种智力兴趣也许的确可以说已成为现代智力生活的统治模式。”二、“务实”不是“现实主义”说到这里,一定有些同学会反驳:“我们财大既不是培养科学家的场所,更不是艺术家的摇篮,在当今社会,就业压力那么大,谁还有空去搞那些“没用”的东西?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考取更多的证书,去争取更高的绩点,去做更多的社会实践,去赚更多的钱。等赚了钱之后,我们再好好享受生活,去享受艺术人生。”这种想法的意思是:我们财大的学子是务实的,也就注定了我们走的是彻底的现实主义路线。我总觉得,这混淆了两个概念,“务实”是没错的。复旦大学的校训“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中也有务实的意思。但是,“务实”不代表“现实主义”,更不意味只是“赚钱”。正如龙应台先生在她的《大学里没有教的两件事》一文中指出,大学里没有教的两件事:第一,它教你如何与别人相处,没有教你如何与自己相处;第二,制度性教育教了你如何认识“实”,但没教你如何认识“空”。我相信,这是当今中国大学教育普遍存在的问题,财大亦不例外。试问我们有多少人能够暂时抛开CPA教程或证券从业资格考试教材,静静地在图书馆里读一本罗素的《西方哲学史》抑或是《巴尔扎克全集》?或者省下周末逛街的时间,心平气和地花一个下午的时间独自静静地聆听巴赫?我们的课程设置尽管涉及文史哲,但远远不足,这是否说明我们不那么需要这些?没有了这些知识的建构,我们怎么能完备自己的知识体系和知识架构,如何能扩展自己的思维限度,以达到更高的意识层次呢?没有这种意识层次,我们将来怎样认识这个社会、认识人类自身、怎样处理好各种各样的问题、怎样在紧急情况中保持理智的头脑和专业的冷静?龙应台先生把文学比作心灵的X光,可以照见任何最先进的科学仪器都照见不到的“空”。那么,我可以认为,包括文学在内的“非实用知识”,是一切“实用知识”的必要补充,离了它们,人们的心灵会比夜还要黑。如此看来,努力寻求一切可赋予精神上重要性的“无用知识”而不仅仅是专业知识,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务实吗?三、“厚德博学”才能“经济匡时”就我校学生,谈敏校长也讲到,培养人才时单纯就应用谈应用,是有缺陷的,现在特别需要领导型的人才,哪怕从事非常具体的工作,也要求具备综合素质。要求外向型、有创新性,具备能够与时俱进发展的那一套理念、技能和一系列的素质。上财的学生不仅要掌握书本的知识,而且要走出校门。如何为培养其“厚德博学”,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再多些人文的关怀、文史哲的积累、文学艺术的熏陶以及创造性的思维和灵感。这样,才能使学生们不会只是想钱、算钱、赚钱,才能真正秉承“厚德博学,经济匡时”的校训。莫苛求白头少年人——由钱老最后一次谈话思索07级投资 吴羽习钱老走了,举国悲恸,方今人们情绪稍平。然而,当看到钱老临走前的最后一次谈话记录时,我心中的悲才油然地暴生出来。钱老说:“中国还没有一所大学能够按照培养科学技术发明创造人才的模式去办学,没有独创的东西,缺乏创新精神。”就着钱老的话,有些人便开始反思我们的大学教育,企图寻找出到底是什么磨灭了这些青年人的少年精神,在这里我也有一些想法。我曾经想到过一个有趣的“小舢板”和“大油轮”的比喻。大胆地讲,在中国大学航道里,不时有一些关卡暗礁。有些“舢板”企图发展自己,无奈稍有些变化便感觉无处容身,甚至有“触礁”的危险。这就是所谓的“阴沟里翻船”。在阴沟里翻得尽是大船,而小船却悠然游曳。于是,有些人说:“算了吧,还是做回舢板罢了”。最后,走出校门形容可观的“油轮”就寥寥无几了。看看我们的学校,如抓洪水猛兽般地杜绝同学逃课,且不随大流论之影响同学自身发展,学校的出发点终归是积极的。但是曾经有校领导突检,发现一节课参与者屈指可数,而名单上列得满满,立即大发雷霆,让逃课者自我检查。说实话,那位老师的授课实在不敢恭维。在这里,我仍不住问:学校当年以高分录取了这一批学生,看到老师如此,躲在那里自学,您现在还不满意,是不是其他环节出了问题呢?如今,大学教授的讲课照本宣科者有之,逻辑混乱者有之,甚至无通知随意缺课者有之。本身没有提供令人满意的教育,还要拿着教鞭赶着同学到课堂上塞得满满当当睡觉,恐怕难逃“掩耳盗铃”之嫌。再谈谈我们的考试制度。如果说入大学前的那些考试是不得已而为之,那么大学里的考试算什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一些人的“偷工减料”呢?毫无疑问,从书本上摘下一个个句子挖掉几个字让同学来填比想出一些有深度的开拓性的问题让同学写再逐一批阅要简单得多,方便得多。我想,这样做不是不可以,那你就不要再苛求同学有少年人的创新意识了。条条框框,背了扔,扔了背,到毕业的时候或研究生阶段,给个课题同学就会做倒是不正常了,同学们不都是天才,况且天才也是十分需要培养的。现在有些“怪论”,说这样考试为了公平,为了让奖学金制度得到好的实施。我想这是被中国高考制度荼毒过的脑袋想出来的。之前的公平是为了杜绝其他因素影响孩子的个体发展,现在的所谓“公平”为了什么呢?孩子已经不是孩子了,走到社会以后有一一对应的问题和答案给他们吗?要一直“公平”下去,干脆回到“人民公社”好了。回过头来讲,我们的奖学金到底是目的还是手段?奖学金到底应该起什么样的作用?确实容我们花些时间想想这些问题了。做着填空选择,我们要求学生有少年人的创新思维;处处上课点名,我们要求学生有少年人的实践经验;教授论文剽窃猖獗,我们要求学生诚实守信;老师赶场,辅导员留守,我们要求学生健康全面发展……只愿钱老留下的重话能给我们一些启示,不要老想天上掉馅饼,还是用点心思,做些事情吧。追思着钱老,我的心里满是羞愧和无助。可与知者言,难为俗人道——读书态度论08经贸英语 杨扬晚来天欲雪,躲在寝室,一心效仿古人“雪夜闭门读禁书”之乐趣,不觉又想起诗人“风雨庐屋论文章”,虽颇有些断章取义之嫌,然同作者思绪的起伏,仍感酣畅淋漓之痛快。想来,白天在宣传栏里那篇“现实主义是否是财大主题”的征文,仿佛一线游丝般,倔强地缠绕心头,也罢,就容我这一拙笔写写那心中积淤已久的满腔情思,稚嫩也罢,只求一吐为快。恕我不才,才疏学浅,实在不敢妄自定义何为“现实主义”,然,大学校园乃传道授业解惑之地,若透过读书这一小小视窗,也许可以管中窥豹一番。我诚以为,看一所学校的学术气氛,图书馆乃是不二之选。在图书馆的学子们是埋头钻研还是卧枕高睡,抑或开卷有益得博览,真真可以玩味其学究态度。可是,读书又有何“现实”“不现实”之分?林公语堂云,若我们看书一心只想着于我何用,未来可谋取多少钱财,这未免太“书呆子气”了,如此目的性的读书实在“不配当个读书人”。有目的性不假,当我们打开那数学、经济类书籍时,又何曾会有阅读《三国》、《西厢》之闲适畅快。而那些货真价实的学者才子,哪个不是从那字句死板的课本里逃脱出来的?苛刻至此,林公将置天下学子何如?若是完全摆脱目的意识,也许也只有东坡居士那般“……时于此间,得少佳趣,无由持献,独享为愧,相当一笑”的自我陶醉了。行笔至此,甚感惭愧,图书馆的悬灯下,映照着的也只是备战作业考试的身影。陶靖节记五柳先生云“好读书不求甚解”,我向来喜欢这种态度。当然,读书决不是囫囵吞枣般含糊了事,但是,若是咬文嚼字,也过于迂腐。我所追求的是如孟轲所谓读尽书不如无书的豁达。然而,财大的学术氛围,正如其名所显示的,或多或少有些“铜臭味”。其读书的目的也不那么单纯——更多的是为了自身职业发展。虽说现代人常嘲笑古人:“学而优则仕”,冠冕堂皇的言辞下,追求的还不是为官发财?岂知,现代人忽略了那句“仕而优则学”,读书绝对不是手段,融会贯通,学无止境才是最高境界。我始终很推崇金性尧金老的一句七绝:“终是童心忘不得,小窗对月读书时”。月凉如水之夜,几缕月色洒在书页间,散着淡淡的光晕,而最令人向往的还是那童心般纯洁的读书时。读书的目的本来就是如此简单,碌碌无奇的我们,若能从那传承千年的遗编中获得瞬时的满足和欣慰,岂不美哉?当世俗的欲望沾染了这片读书的净土时,实在令人痛心疾首。也许,真要获得随心所欲的读书氛围,也只能是水中月,镜中花的可望不可求,罢,罢,罢,渺小如我,就学学那台阶上密布的青苔,“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自我沉醉一番吧。